新經濟風口 天九共享踐行“大共享模式”

2019-10-25 12:02 來源 : it資訊網

  日前,2019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揭曉,獲獎者為兩位來自麻省理工學院的教授阿比吉特·巴納吉、埃絲特·迪弗洛,以及哈佛大學教授邁克爾·克雷默,以表彰他們“在減輕全球貧困方面的實驗性做法”。

  他們經過幾十年的實踐、調查和研究發現,人之所以貧困,并非僅僅由于物資的困乏,而是“規避風險的手段太落后”,這也被其稱為“貧困的本質”。同時,這些經濟學家也給出了相應的破解之道:扶貧只需要展現資源和努力,然后通過擴展秩序把這些資源和努力轉變為實實在在的收入就行。

  什么意思呢?以近些年的一個“國際謎案”為例。

  美國模式和德國模式

  美國和德國同樣作為工業時代汽車制造大國,德國甚至還一度學習美國的“流水線”發明,為什么當經濟危機來臨,美國車企土崩瓦解,一蹶不振,而德國車企卻屹立不倒呢?

  當時,美國當局將汽車制造業的衰退歸咎于亞洲的低價勞動力搶奪了美國工人的崗位——“將失去的崗位奪回來”也成為特朗普當年的競選口號,但為什么德國的工人崗位沒有被“搶”走呢?

  究其原因,便是由于德國制造業比美國制造業擁有更強的“抗風險性”和“市場拓展性”,即便面對接連的全球性金融危機,德國雖歷經掙扎,但也安全著陸,甚至還趁勢收購,沒有落得和美國“底特律破產”一樣的下場。

  換言之,作為具體的經濟主體,企業若要想通過產業、就業、市場等途徑來幫助社會化解貧困,就如今年諾貝爾經濟學獎所主張的那般,必須兼具“先進的抗風險手段”和“可擴展的資源秩序”。

  比如,近些年中國在全球“一帶一路”戰略的構建與實施,一方面通過合作共贏來降低國際貿易的風險;另一方面則憑借國家之間的連接,來開拓市場資源的邊界。這樣的宏觀精神落實到企業身上也不例外,天九共享集團便是代表之一。

  對于任何一家企業,考驗其“抗風險能力”的便是轉型。要知道在美國,現在許多的貧困人口,其實幾年前還是人人羨慕的“中產階級”,這一切都由于當時他們所就職的企業在轉型之中失敗,不得不大規模裁員或倒閉。

  如今,中國企業也面臨著新經濟轉型的重大關口,為了從源頭上杜絕新貧困的產生,天九共享每一年都要馬不停蹄地奔赴全國各地,甚至每個月連續舉辦高達30多場的中國企業轉型升級賦能大會,除了賦能獨角獸之外,另一項重要職責就是深入當地,幫助傳統企業實現零風險的升級和轉型。所以外界評價天九共享,除了為全球企業賦能之外,更難能可貴的是,會形成完整閉環,對每個企業的抗風險能力進行安全賦能。

  大共享模式

  誠如前文提到的“扶貧只需要展現資源和努力,然后通過擴展秩序把這些資源和努力轉變為實實在在的收入就行”,天九共享也為此打造了一個聚合全球資本、人才、項目、機遇、市場、人脈、企業家的超級共享平臺,人人都可以通過這個開放性的秩序,擴展自己的資源和需要,從而轉化成看得見、摸得著的增長紅利。

  而這個秩序沒有“盡頭”,具有無邊界的可擴展性,隨著時代的發展和需求的變化,與時俱進,人們可以根據自身的資源與訴求,源源不斷地進行添加、替換和組合。這也正是天九共享提出的“讓生意沒有國界”的愿景,目前,這一秩序已經擴展至美國、西歐等世界核心市場,受到了一致的歡迎與認可。這不僅為當地增添了新的經濟活力,也為社會民生事業乃至貧困問題,提供了一套“大共享模式”。

  曾經有學者指出,“美國模式”和“德國模式”先后在近現代促成了歐美國家的崛起。而現今中國的騰飛,也勢必以新的模式來造福全球,這便是從“一帶一路”到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核心的“大共享模式”。身為民族企業,天九共享也將為此竭盡所能,奮勇當先。

大乐透 开奖走势图